联系我们

邮箱:
地址:
传真:
手机:
电话:

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真钱炸金花_真钱扎金花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“南海贺富”唤醒全国求富热潮 一家三代与五金

时间:2019-05-18 15:09 来源: 作者:

B 贺富背后震醒国民求富意识

“南海贺富”唤醒全国求富热潮 一家三代与五金

1980年新春,随着南海南沙社区的铜锣响起,时任南海县委书记梁广大亲率干部到南海首个“万元户”徐才家中“贺富”。经《人民日报》刊出,“南海贺富”犹如一声惊雷,震醒了全国人民的求富意识。

据徐才的小女儿徐用芬回忆,徐才在广州出生,出生没多久,徐才的父亲就在广州黄花岗起义中牺牲,母亲不久后也郁郁而终。成为孤儿的徐才被亲戚送回南沙社区,是靠吃村里的“百家饭”长大的。一直到12岁,徐才在亲戚带领下又赴广州做技工学徒,后进入广州钟表厂。

“刚开始,父亲只是想帮把手,并没有说要回来。”徐用芬回忆,徐才通过请假、主动申请下乡等方式,请了3个月假回来帮助集体建立了一个五金小作坊。然而,假期用完了,五金厂却还没步入正轨。徐才一咬牙,从广州辞工,连户籍一起迁回南沙,带着30多个徒弟“创业”。

A 知恩图报广州技工回乡创业

徐才将五金产业带到南沙,产业如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。1987年,徐才的五金厂已经有120多位工人,每个月收入都有1万元左右。与此同时,徐才还担任南沙多家五金厂的顾问。上世纪80年代末,南沙所在的金沙镇,个体、私营五金企业发展至320家,从业人员2000多人。最鼎盛时期,全国70%的日用五金都出自这里。

上世纪60-70年代,五金厂逐渐发展壮大。由于整个大队只有一个厂房牌照,下属4个村便以“帮集体加工”的名义,将每个村的作坊变为“加工车间”。作坊不通电,更没有机器,全是人力制作磨具。“村民每天干完农活就到厂里打工,既算工分,也有绩效考核;学生们放学了也常常到厂里帮工。”在当时,通宵作业是常有的事情。

C 徐家三代与五金结下不解之缘

“南海贺富”唤醒全国求富热潮 一家三代与五金

▲南海县委书记梁广大在会上向南沙社区贺富

然而,与南沙相比,全国大部分地区的老百姓“穷光荣、富可耻”的思想依然根深蒂固,南沙大队的“富”成为当时人们议论的焦点。为此,时任南海县委书记的梁广大决定,要给人均收入超过400元的大队“祝富贺富”,首个拜访对象便是南沙大队的徐才家里。

“南海来丹灶贺富,一贺就是3年。”徐用芬回忆到,不巧的是,每次贺富到家里,徐才总是出差在外。然而,这场贺富对徐才影响深远——就在1979年,南沙村的“富”还在引起社会争论,徐才更是一度被以贪污、受贿的名义接受调查,“结果一查,他不但没贪污集体的钱,集体还欠了他不少钱,很多车旅费都没报销”。

1978年,随着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”,全国各地的生产逐渐恢复正轨。在南沙村,1980年村民人均收入达到540元,徐才一家更是成了南海首个“万元户”。

徐用芬后来才知道,这一场“贺富”带来的影响,远远超过她的想象。就在同一年,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前来南海视察,在参与南海县党代表大会时,听说了“贺富”故事的习仲勋当场号召:“南海能不能给广东109个县市带个头,先富起来好不好?”“好”,台下一片掌声。

文/图 金羊网记者 张闻

实际上,贺富背后,徐家两代人的人生轨迹同样打上了时代的烙印……

“实际上,1983年分包到户,南沙的五金厂就被别人承包下来了,我爸爸并没有得到营业牌照,后来爸爸劳累过度生了一场大病,南沙村书记也积极奔走,小塘公社终于给爸爸发了全公社第一张私人牌照,并把原南沙大队的养猪场给他做了厂房。”直到这时,徐才才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五金厂。

徐才虽然退休了,几个儿女却继承了他的事业。“我们家里7兄妹,从小就跟着爸爸做,大家都有一个理念:不想打工,要拥有自己的五金企业。”徐用芬表示,以自己为例,自己长大后先是开了一家小食店,嫁人后又不断“怂恿”丈夫开五金厂。最终,徐用芬一家也拥有了自己的五金厂。如今,徐用芬的儿子也在成都从事五金销售行业。至此,徐家三代都和五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知恩图报的徐才常常回到南沙老家,后来更找了一位老家媳妇。已经是八级技工的徐才和村民聊天时发现,长期的贫困,让南沙大队改变现状的意愿非常强烈。“上世纪60年代初,全国正处在‘大跃进’时期,村里除了种粮食,就只有一个红砖厂,赚不了什么钱。”而徐才发现,当时许多工厂对五金件需求旺盛,“要不就帮老家建个五金厂吧?”